冷面书生的个人主页!http://www.xycold.cn/TongXiang/10066857.html
=user.UserBBSNameNoTown

冷面书生

会员昵称:冷面书生

会员积分:1833分

来自于:未填

现居于:未填区域

联系方式:

QQ号码:(请先登录)

Email:(请先登录)

留言板
    查看全部文章 >> 冷面书生发布的文章
    • 给狗起名联想到童年旧事 近日,在网上看到一篇小有兴趣的文章,说的是一个青年男人因不满城管和协警的为非作歹、欺压百姓的强势行为,遂给自己养的两条狗起名为“城管“和“协警“,以“为狗起名“为标题发到网上,惹下了大祸。他被定为寻衅滋事罪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。 此事一经曝出迅速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,网民纷纷向警方提问:若是给狗起名“记者“、“老师“、“老板“、“农民“、“打工仔“、“公务员“、“书记“等,是否也会受到同等处罚? 给狗取名不表,但由此使我回忆起童年的一些旧事,那是给人起名的啼笑皆非的故事。印度一个女孩养了一条十分宠爱的狗,她同时又十分崇拜大文豪泰戈尔,她想给自己的宠物狗取名为泰戈尔,一是为了经常能叫上大文豪的名字,二是她……
    •  情殇七六年夏暮的一个晚上,天气十分闷热,我们几个在靖城卖鞭炮的住在悦来旅社,把几扇窗户全部打开,一个个还是热得汗流浃背,筒直是无法入睡,我们只是走出旅社,来到河边大桥上纳凉。这桥有一百多米长,横贯河面南北。尽管我们倚着桥栏,看着深碧的河水,河面上冒出的只是热气,并无一丝凉意。这是一座山城,整个城市都被青山缘水包攘着,在这种地理条件如此优越的小城,应该是盛夏季节都会清凉爽快的,为何这个晚上如此闷热?我们几个年轻人都十分纳闷。天上的星月早被那翻滚起舞的黑色云块遮住了,我想,今天晚上可能有一场特大的暴风雨来临。随着夜的流淌,时间可能快到十二点了,可我们还是不想回旅馆去,因为毕竟在这河边比钢针混泥土的楼上透气得多。我们的居地是鞭……
    •    局长的接待(微小说)林局长是八十年代毕业于湖南农校,那时的中专生也取贵,他被分配在乡政府当秘书。那年他才二十出头,一付书生相,我比他大五岁,我也是高中生,乡村的文化人,爱好写诗、小说之类的文艺作品,也喜欢绘画和书法。我的爱好,当时他也有,于是乎我们就有点“同流合污“,成了真正的文友。那时候的林局长是那么样的单纯、清泓,就像一弯山泉清澈见底。他和我在一起,只是探讨文化,他从来不把自己当一个官员。由于那年代知识分子不多,国家又在重用人才,林局长二十九岁那年便升为乡政府党委书记。他升官后,可能是政务繁杂了,对文学便失去了昔日的热情,因此我们的共同语言就少了很多,他似乎也对我疏远了许多,失去了维系我们感情……
    • 判死刑(小说)王二狗从长沙回来,已经是黄昏时候了,他还没踏进门槛,老婆就迎了出来,焦急的问二狗:“判了吗?““判了死刑!“二狗斩钉截铁的回答?!叭范??““确定?!傲娇谧拥亩曰?,被隔壁的长舌妇癫子婆一字不漏的听到,她暗自高兴。他们两家本是屋挨着屋,但前些年为了宅基地纠纷,闹得如仇人。现在她听二狗说判了死刑,而且还确定判了,那肯定是二狗家的什么人或直系亲属犯了什……
    • 水上浮萍浪荡游,山中枫叶喜逢秋。不同万物存异同,相似人生有乐忧。富在深山门拥挤,贫在闹市户清悠。红尘滚滚云烟……